您好,欢迎来到91再生! 请登录 | 免费注册 |   服务热线:0571-56611111
东渡,只为探索中国再生资源循环利用的新路---2019中国再生资源企业赴日考察报告(下)
作者:随缘 时间:2019-07-24 11:46:21 热度:10769



日本的垃圾分类

说到日本的循环经济就不得不说说日本的垃圾分类,日本人的严谨与细致是全球公认的,这为他们能常年坚持对垃圾分类,并提升世界的环境保护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日本人认为生活不能粗糙、不能凑合,生活品质在各处细节都有体现。


日本的垃圾分类缘于一场不得不打的“垃圾战争”。上世纪的70年代,东京被“垃圾围城”。70%的垃圾,被直接堆在东部的江东区。数百年来,这里一直就是“江户垃圾桶”。这场“东京式垃圾战争”延续了3年之久,1974年,在东京地方法院调解下,“垃圾战争”终于和解,并确立了“各扫门前雪”---即“各区垃圾自己处理”的总原则。今天,东京23个区建有21座垃圾焚烧厂,不仅涩谷这样的繁华市区里有,中央区的焚烧厂离日本皇宫更是只有3.5公里。没有焚烧厂的区,可以花钱交给别的区处理。不过“垃圾战争”遗留下了巨大隐患:当时的垃圾都没有经过细致分类,而是直接拖进了焚烧炉里。


上世纪的八九十年代,日本大力发展垃圾焚烧,6000座焚烧厂称霸全球。日本空气与土壤中的二恶英含量,也飙升到其他工业国家的10倍。1999年“埼玉蔬菜事件”后,日本政府做出了强力改变。同年7月“二恶英法”出台,2000年1月实施。要想大幅减少二恶英排放,只有把垃圾分类搞严、搞细、搞到底。史上最严苛的垃圾分类开始了,有多严呢,可理解成乱丢垃圾就要破产的程度。这种严重的利害关系,使垃圾分类得以贯彻。2003年,日本二恶英排放较1997年大减95.1%。立竿见影的效果大大鼓舞了日本民众坚持分类的信念。目前日本每年每人的垃圾生产量只有410公斤,为世界最低,比一些贫穷的农业国家还要低,这就是源头减量。


日本垃圾分类很明确、也很精细、大致分为4类:1.可燃烧垃圾(食物、纸类);2.可回收垃圾(玻璃瓶、塑料瓶)瓶子里面的饮料等要清洗干净;3.资源垃圾(报纸、杂志、纸箱等);4.有害垃圾(电池、打火机、喷雾罐等)。另外,“扔”电视、冰箱等家电还必须和专业收购商联系,并支付一定费用。大件的垃圾每年最多只能扔4件,否则需要另外付钱。更“精致”的操作是扔垃圾。以上垃圾根据地区不同收集日也不同。大致是可燃垃圾每周收2次、可回收垃圾和资源垃圾每周收1次、有害垃圾每月收2次。日本家庭的墙上通常贴有垃圾回收时间表,住户需要在垃圾清运当天的固定时刻前,把垃圾送到指定地点,错过时间就要等下周。在日本考察中我们发现,大多数日本人有一个习惯,如果在外面产生了垃圾且没有遇到“合适的”垃圾箱,他们常常会把垃圾带回家之后分类再扔掉。

大牟田市的垃圾袋

严苛的环境法律、深度的民间参与、专业的分析监测、就近的焚烧厂分布、长期的分类教育……这些因素,逼着日本人越分越细,值得我国国人参考借鉴。


我国的垃圾分类自上而下地也推行了20年,但屡战屡败,解决方案终于又回到最前端的个人分类上。2017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要在包括北京在内的46个城市先行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要求达到35%以上。上海率先启动立法,并于今年7月1日开始全面推行强制垃圾分类。据报道,北京也将推动学校、医院等公共机构以及商业办公楼宇、旅游景区、酒店等经营性场所开展垃圾强制分类,并逐步实现全覆盖。


我国传统废旧物资回收可以直接在源头实现垃圾减量,源头垃圾分类越细,再生资源品位就越高,获利就越多,该回收网络垃圾分类积极性高。与之相反,传统环卫系统原生垃圾产生量、收运处置量越大,其获得的收入就越高,因此除了在处置设施超负荷倒逼外,并没有推动垃圾分类和减量回收的动力。这两套独立运行系统在源头上存在的利益冲突,废旧物资回收和生活垃圾分类的两套系统缺乏统筹,必然降低城市垃圾分类、收运体系的运行效率。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上海强制垃圾分类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推动垃圾分类和回收“两网融合”。然而,“两网融合”并非易事。垃圾管理的条块分割严重,有的归街道管,有的归学校这样的事业单位管,有的是物业公司,每个系统都有各自的行事风格和禁忌,其他部门很难插手进去。除了要解决垃圾领域里根深蒂固、错综复杂的利益纠葛,垃圾分类要推动,最根本的还是在于人,在于每个人能否改变自己的行为模式和生活习惯。

 

日本的营商环境

7月2日,考察团员参加了EMCE 2019开幕式。本届EMCE会议的主要议题是针对电子交通工具、生态设计、能源储存、循环经济、再生利用、原料供应等展开交流与合作,团员们在展览区与来宾洽谈沟通,交流有关新能源交通创新以及再生利用处理技术等相关话题。当天中午,我们驱车来到千叶县市原市,分别考察了中国通商株式会社与天进商事株式会社。

考察团在EMCE 2019开幕式上

千叶县位于本州的中央部,西面隔着东京湾面对神奈川县,东和南面都是太平洋。以千叶县政府所在地千叶市为中心画一个圆,除了琉球群岛以外,几乎所有日本列岛都在半径1000公里的圈内。市原市是千叶县的一市,人口约28万人,在千叶县内位居第六。


让考察团员意外的是,日本这两家企业的料场几乎都是露天的。金属废料、非铁类、工业杂品以及塑料、铜等资源都排列得干净整齐,没有异味和污染,这种“露天式”堆放在中国是无法想象的。按照中国的环保法律,露天堆放再生资源的原料将受到处罚。而在日本,只要不违反政府规定的环保制度,企业的营商环境都比较宽松。由于企业的物流等基础设施齐全、技术工人完备、产品品质控制到位,这些日本企业所拥有的“强项”使得政府没有干预过多。

考察中国通商株式会社

中国通商株式会社的社长德重先生向我们介绍了其出口、回收、销售金属废料、非铁类、工业杂品、塑料、铜等业务情况,并告诉我们,因为场地有限,他们60%的原料是用于贸易,并不由自己进行加工。而另外一家天进商事株式会社则已经引进了中国宁波天地回珑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出产的深加工设备,对回收后的原材料进行后续加工之后再进行相关贸易。天进商事株式会社社长陈绍年表示,开始从贸易转向部分深加工是由于中国加紧了对再生资源原料进口的政策所致。在天进商事株式会社的会议室内,针对中日两国的再生资源产业的发展、企业的经营战略以及政策等等话题,中日双方的企业家们进行了深入交流,共同展望行业未来。正如陈绍年所言,相信市场有自我调节功能,不破不立;减少政府部门对市场和企业的干预,让市场真正发挥决定性作用;如果市场没有变化,新的企业就进不来,这就是机会。


考察团员们总结为一句话:让企业真正成为市场的主体。

考察天进商事株式会社

在日本的最后两天(即7月5日和6日),考察团分别来到位于大牟田市的柴田株式会社以及位于三重县龟山市的大纪铝业龟山工厂进行交流学习。柴田株式会社社长齐浩先生在日本已经居住了20多年,是一个地道的“中日通”,他在日本参股了数家企业,主要从事非铁金属的回收、加工及贸易,同时还进行小家电和金属的回收以及产业废弃物处理业务。齐浩向考察团员详细介绍了日本的营商环境及企业的经营策略,从企业设立过程、设备引进、结算账期、分阶电费、信用社会、中日市场的比较、国际货源等多个角度谈起,不一而足。他尤其强调日本企业十分缺人,由于日本的工人成本很高,因此日本企业的自动化程度相应也高,但即便如此,也是需要现场的操作工人。他希望今后中日两国的再生资源产业能在人才流动方面加强合作。

参观柴田株式会社

日本大纪铝业龟山工厂是考察的最后一站。大纪铝业一直积极拓展与中国企业在贸易、技术、装备研发方面的合作。从上世纪90年代起就在中国建立公司和办事处,带动了 中国再生铝产业的发展以及中日之间的贸易往来。去年,大纪铝业成立70周年。他们在日本国内及海外积累了铝水直供业务的优秀业绩。2012年11月龟山工厂发挥了该项丰富的经验,启动了进一步提高生产效率与作业性的铝水直供业务。由于是供给多家大型汽车厂家,因此第一年度该业务约占龟山工厂产量的30%,第二年度比例再次提升。


社长边带领我们参观车间,边向团员们介绍,铝水直供必须完全满足客户所要求的成分、时间、温度、质量,因此对龟山工厂的要求也极其严格。另一方面,对于客户来说,不再需要熔化铝锭的熔化炉,从而有助于削减工厂空间,提高作业环境,并可以实现节能,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我们在参观大纪铝业龟山工厂的过程中得知,在推进铝水直供业务之际,不仅龟山工厂建立了完善的体制,另外一家叫滋贺的工厂也建立了支援体制,深得客户信赖。与此同时,DAT(大纪泰国铝工厂)也开始向日系汽车零部件厂家在泰国当地的工厂提供铝水直供业务。在泰国等各国环境管制变得严格的背景下,预计其在海外铝水直供业务也具有增长潜力。

考察日本大纪铝业龟山工厂

或许有人觉得中国的营商环境不尽如人意,但据记者了解,在世界银行发布的《2019年营商环境评估报告》中,中国位列营商环境改善最显著的经济体之一。中国营商环境总体评价在全球190个经济体中排名第46位,较2018年上升了32位。其中,开办企业便利度排名第28位,较上一年度大幅上升了65位。营商报告肯定了我国营商环境的进步,也指出了进一步改进的空间。世行的营商报告称,128个经济体在减少政府对于企业的障碍方面所进行的改革,都在不同程度上使中小企业和创业者受益,在创造了工作岗位的同时,也在很大程度上刺激了私人投资的意愿。经济学家林毅夫创立的新结构经济学强调,“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是经济快速可持续发展的两个最重要制度前提。而经济学家厉以宁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提出了“小政府,大市场”的理论,至今仍不过时,甚至是“有为政府”的一种体现,因为敢于“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体现了政府的勇气、胆识和宽容。


相比中国营商环境排名的上升,日本在2019年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排名中较上年下降了5位,位列第39位。有报道认为,日本由于手续较多等原因,在“创业难易度”项目上仅列第93,还在资金筹措环境和税制等项目上评价较低。为促进外国企业进军日本,应当改善之处似乎有很多。不过,有研究资料表明,日本营商环境的优势仍具有以下5点:


一是开办企业成本在下降。二是日本员工对外企的包容性和接纳度日益改善,外企可以更加容易地获得本国人才。三是日本市场的变化,本土企业和外企合作模式的推广使外企在日本开展商业环境的舞台进一步拓宽。四是政府放宽了对外企的限制,优化了日本的投资环境。五是政府为改善投资环境,对外企提供更好的服务等。


有优势就会有劣势。据记者了解,除文化、政治等基本国情因素外,日本投资环境的劣势主要有以下4个方面:一是政府虽致力于降低运营成本,但仍处世界较高水平。二是行政手续复杂且条目众多。三是外资优惠政策的缺失,这与日本注重保护本国产业有一定的关系。四是对外企开展商业活动的各类限制:首先对来日工作外籍人员的资格审查限制;其次是筹集资金的限制。此外,日本金融机构惜贷问题严重,也增大了外企在日筹资难度。


众所周知,法治化建设是检验营商环境好坏的重要标准。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确保各种所有制的企业都在同一起跑线上公平竞争。


我国在资源回收初期的法治建设并不完善,管理也不规范。为此,我国不断推进再生资源的“圈区管理”,在国内建立循环产业园区,对固体废物进行集中加工处理,最大限度地避免废物加工对环境产生的不良影响。而近年施行的环保督查严格力度加大,污染监测等引进了无人机、遥感技术等变得更加精准有效,这也增加了企业的环保成本。企业的本质是创造价值与财富的机器,利润本身就是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重要指标,而税收对利润具有直接影响。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已经将制造业等行业现行的16%税率降低至13%,并将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现行10%的税率降至9%。此次减税的确会帮助企业减轻负担,且其增值税率也与世界上其他很多国家的增值税率保持一致。但我们现在应该将注意力放在政策的落实层面,因为增值税的减免要通过“以票抵税”的形式进行。中国企业曾经遇到过的很多情况是,上边的政策恰到好处,但是,具体落实时,越到地方阻力就越大。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时候政策在具体执行时,不仅没有减负,反而可能通过“严格执法”或“灵活解读”加大了企业的负担。因此,考察团员们也建议加大政策落实的执行与检查力度,还要充分考虑并制定出相应配套政策,让企业不因减税政策而带来难以承受的压力和负担。


注:《营商环境报告》是由世界银行以10项指标(开办企业、办理施工许可证、获得电力、登记财产、获得信贷、保护少数投资者、纳税、跨国贸易、执行合同、办理破产),对全球190个经济体在便利营商方面的整体表现进行比较。根据榜单,新西兰与上年一样,继续居首。其次是新加坡、丹麦、香港、韩国。美国位列第8。


关于日本

不仅日本的动漫、寿司、武士道等文化吸引着无数人前往,那里还是一个科技先进的国家,很多人都热衷于去那边买各种电器,例如“马桶盖”或电饭煲。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承认,日本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发达国家。当然,日本也并不是方方面面都非常“发达”,例如,他们并没有像我国有那么多形式各样的外卖类软件或微信支付,只是因为近几年中国人去日本购物越来越多,有些便利店才用上了支付宝。而网上约车、共享单车在这里是不存在的。


有数据表明,全球百强企业中,属于日本的企业最多。虽然二战对日本的冲击很大,但是日本已经在二战前具备了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基础。在二战之后的和平年代,这些基础和体系大放异彩,日本得到美国的资源和支援,直接就“飞”起来了,再加上日本人专注、严谨的性格让他们有很高的工匠精神,尤其在制造业方面,产品质量很高,这为日本产品的出口提供了很大的助力。日本人做企业也独到,创造了诸如丰田汽车和三菱重工等很多的著名跨国企业。


日本的社会福利保障制度很丰厚,同时也很严格,只要你符合严格的法律要求,就能得到非常完备的保障。日本在公共建设方面可谓是“体贴入微”,例如:他们的公交车在车站时会倾斜车身迎接来客,垃圾桶不是随处可见,却没有垃圾,凡物整整齐齐,他们会使用加温的马桶和全自动化的自行车地库等。


加温的马桶盖及盥洗间的婴儿床

洗手池直接接通马桶的水箱,循环利用无处不在

日本的养生文化也很健康,饮食多以清淡素食以及海鲜为主。他们常用的分餐制据说是从中国传入的,但中国实行的越来越少,在日本却随处可见。有的日本人还会随身携带自己用的筷子,既卫生又环保。考察期间,我们享用过的各种便当丰富且可口,营养又科学,适量还不浪费。


分餐制的日本便当

在日本街上很少能见到老人带孩子,都是妈妈们自己带,上班的妈妈们也不例外。据接待我们的向导小娟说,绝大部分日本人的生活都是相对独立的,父母和子女很少会住在一起,这并不是亲情淡薄,老年人追求自己的生活价值,培养兴趣爱好或继续学习的大有人在。日本政府规定65岁可以退休,每月至少能拿到20万日元左右(约12800元人民币)的退休金,然而在高物价、高房价的日本,生活起来也不宽裕,因此趁着身体好赚点钱补贴家用。日本人平均寿命高达84岁,已经连续20年排名世界第一了,65岁确实可以算是“年轻人”。所以,日本街头常能看到一把年纪还在各个行业努力工作的老爷爷、老奶奶们。

福冈机场偶遇年轻妈妈带着可爱宝宝出行

为考察团服务的74岁的“年轻”司机

当考察团到达东京,看到为我们服务的司机已经74岁时(他穿着时髦的花衬衫,巨大的行李箱让他很轻松就放进后备箱里了),我的内心充满了对他的敬佩。在日本短短一周的考察期间,我们几天乎天天都能在各种工作岗位上看到头发花白的、在中国被我们称之为“老人家”的“年青人”。他们被脸上深深的皱纹和老年斑暴露了年龄,但挺拔的身姿、熟练的技术、热切的眼神以及亲和的态度,都让人感觉到不输年青人的沉稳甚至活力。


看到老人们都如此努力认真地工作与生活,我们不禁感慨:“退而不休”这不正是另一种的“资源再生”式的生活吗?

 

结语

考察的时间虽然不长,收获却不是用一篇报告所能尽述的。在此,我们要特别感谢参加本次2019中国再生资源赴日本考察的所有成员,以及一路陪同我们、为我们带来优质服务的日本向导小娟女士。7天的时间里,我们共同走过9家企业,还见缝插针地参加了1个国际会议。考察团员经常清晨五点多就被叫早,带着行李挤在车上啃着三明治赶路,一生中这样的经历能有几次呢?如此这般的“奔波劳碌”也说明了我们都在迫切地为中国资源再生产业探索新的出路。


回程途中,考察团成员纷纷表示,日本的资源再生循环利用方面积累的丰富经验,很值得我们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认真学习和借鉴,希望今后能够与日方展开更加深入的交流与合作。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国正在生态文明建设以及资源节约、环境保护、绿色低碳和循环经济的发展过程中,中日两国的合作潜力巨大,前景十分广阔。

 

作者郭艳:《资源再生》杂志社编辑部主任,MBA,高级经济师,民建会员。


我要收藏

0个赞

分享到

91再生免责声明: 以上内容为平台用户自行提供和上传,仅供参考并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不负任何责任!此声明最终解释权归91再生所有!
全部评论
我要评论
  • 国内财经

    +订阅
  • 国际财经

    +订阅
  • 行业资讯

    +订阅
  • 评论预测

    +订阅
  • 技术文库

    +订阅
  • 政策法规

    +订阅

扫码关注
随时查看商机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0571-56611111 56612345 市场合作:0571-56633145 广告服务:0571-56611111 传真:0571-56637777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1336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浙B2-20190161    法律顾问:京衡律师集团事务所    罗益群    律师

版权所有 91再生 Copyright@2005-2013 ZZ9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91再生中国物资再生协会副会长单位    中国塑协理事单位    浙江省电子商务促进会的副会长单位

并与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中国塑料协会、阿里巴巴、《资源再生》杂志等达成战略合作

你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

为保障你的采购体验,建议你立即升级浏览器!

微软已停止对IE6~8 的安全更新,你的浏览器可能存在安全风险。

分享到